ES ★ OPEN-
關於部落格
呃XDD
  • 12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外傳後頭衍生物之五

 

雷森沒有回頭確認法瑞斯是否有跟上他往城堡走去的腳步。

「我以為你已經足夠了解我,知道我不太會開玩笑。」他頭也不回地說,聲音聽上去有點受傷。

從法瑞斯的角度看不見他的表情,不過法瑞斯就是知道那人現在一定是不適合憂鬱語調的面無表情。

「那麼你現在是想到它的胃裡來段觀光旅行嗎?」法瑞斯沒好氣地說。他的確很想盡快回到倫敦,但他出門前做的準備可是採買晚餐的材料,而不是驚險刺激的異次元冒險。「我發誓那裡可不會有繞著圈子的快樂木馬跟微笑小丑在路邊發氣球。」

「我討厭小丑。」雷森皺了下眉頭,看向快步追上來,跟他並肩而行的搭檔,「但是會有美麗的花園,別那麼挑剔了。」他說,像在安慰鬧脾氣的孩子:藍莓也不錯阿,別執著要草莓了。

「雷森,你知道我不是在說那個。」法瑞斯說,「你好歹該給我一點心理準備吧?我沒有帶任何傢伙出來。」

「放心,法瑞斯,我想應該是用不到武器的。」雷森柔聲說。

「用不到?」法瑞斯驚訝地重複一遍,的確這個場景怎麼看都跟槍枝這種攻擊性的道具不搭調,但雷森可是會穿牛仔褲出席國宴的那種人阿。「你知道那裡有些什麼嗎?」

「怎麼可能。」雷森乾脆地說。他依憑他的直覺(當然,還有寂滅之劍)完成不少任務,而且平安無事的活過二十幾年的歲月,他非常相信它們。

他總有種感覺,這一切的起源來自那座位處異世界的城堡,而句點也會在那裡。

法瑞斯無言地沉默,亡者.雷森帕斯永遠正確絕對是天打不動,全空間通用的規則。

他們繼續往前走,通往城堡的路比想像中的還要遠。穿過廣場後,路旁有人充滿朝氣地在兜售些雜貨,看來這裡是個規模不大的市集。

為什麼都是些古早以前的東西?這些純正的魔界土產早就在他到人間去以前所剩無幾,他們被那些貪婪的,無孔不入的旅行商人影響太深了。怎麼這會全塞到這兒來了?

「我們可以停下來看看嗎?」

「這不是觀光,你不需要帶土產回去。」雷森說,不感興趣地看看攤位上販售的器具,從水壺到叉子都復古精緻,艾文會感興趣的,但他一點也不。他的舊家塞滿了這類沈重的東西。

「你總是這麼無趣。你想想,也許我可以賣給艾文,然後他會願意給我們辦張會員卡什麼的?」

「當然。全館七折優惠, 24小時都能讓他一次少獲利最少三十萬,艾文當然會給我們一張鑲金的會員卡再附上幾張抵用卷呢。」

「只是開個玩笑。」法瑞斯聳聳肩,依依不捨地放下手中正把玩的銀湯匙。他有多久沒見過這些了?雖然說沒有什麼美好的回憶,但懷舊感還是沒少的。

雷森沒理他,自顧自的往前走。他對魔族的歷史可沒什麼興趣,也沒興趣知道他的搭檔究竟有多少歲的歷史。

法瑞斯聳聳肩,不必等到雷森開口他也知道他對自己的過去興致缺缺更何況前方就是邁向危機四伏,直搗問題核心堡壘的洋莊大道。雷森簡直像隻嗅到血腥鐵鏽味的老獵犬,深黑色的眼睛底閃爍著忽明忽滅的精明火花,腳步不知不覺間收起所有聲響輕快地踩踏土地。

像初次見面那樣,有些部分從來就沒改變過。法瑞斯看不見雷森的表情,但他知道一定是那樣。

緊抿著一點弧度都沒有的嘴唇,黑色的瞳孔完全不為外界所動,所有的色光到他眼裡都像投進無底的黑洞,眉毛不高也不低讓人猜不出他的情緒。

完美的體態,筆直的脊椎,即使快步走卻不給人急忙倉促的狼狽感──就像那些上帝的殺手,他們不為了興趣而獵殺,也不是為了討好誰,那是直視前方,什麼雜念都不帶的純粹本能。

這場景說普通也是普通,不管雷森的背影還是城堡對法瑞斯而言不是什麼難得一見的奇景。他一路上心不在焉的走著,不知怎地這裡的一切都讓他感到懷念的情緒,和隱隱的違和感。

有點奇怪。」他喃喃念著。

「什麼?」

「雷森,你覺不覺得天黑的太快了?」他們出門的時間差不多是正午,到廣場頂多是兩三點左右,但現在太陽已經西下。這很奇怪,從廣場到城堡的路不到幾哩,不可能黑的這麼快。

雷森停下腳步仰望星辰滿佈的天空。瞪大眼睛看著月亮以不自然的速度升起。法瑞斯走到雷森身邊,他每靠近雷森──也就是城堡的方向一步,月亮的仰角就增加一些。在他停下時,皎潔、圓潤到不可思議的圓月像在等待,停下攀高的動作。

隨著影子的變化,法瑞斯也察覺的有些怪異。

他維持著抬頭的動作小心翼翼的跨出一步,突然拉高的月亮讓他感到一陣噁心。

「怎麼回事?」雷森有點僵硬的問道,天空就像是人造的佈景,隨著演員的移動變換。但真的發生在現實中的天空說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法瑞斯站在原地動也不動,近也不是退也不是,他向他的搭檔拋去個求救的眼神,後者倒是只顧著看天空沒裡會他。

「雷森?」

「你認識他嗎?」

「誰?」法瑞斯對這個沒頭沒腦的問句感到一頭霧水,他仍然站在原地不敢動。

「這位月亮小姐之類的。」雷森問的很認真。

……」這問題的愚蠢程度害法瑞斯一時搞不懂雷森究竟是在冷靜的開玩笑還是說真的。總不是要他說昨天遇到的冰蒂爾其實是月亮吧,這種小孩才會相信的童話劇情未免也太愚蠢。「不認識。」

「是嗎。可他很中意你的樣子。」雷森面無表情地說。

「阿哈,我還真不知道我魅力這麼大阿。這種距離要做點什麼都很難呢。」法瑞斯咬牙說道,為這人不適時宜的幽默感感到憤怒,「接下來該怎麼辦?」

「你往前走看看好了?」雷森叉手站在一旁,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法瑞斯也知道現在也沒別的事能做了,但他的搭檔那副樣子看上去真的非常欠扁,「你真是讓人無法忍受。」

「乖,別害怕,親愛的。」雷森說。「就是走路而已阿,我會陪著你的。」

為什麼碰上這種事情的是他不是雷森呢,他真想掐爛那張事不關己的臉。法瑞斯在心中哀號,但也沒別的方法了。他緊盯著地板,戰戰兢兢跨開大概三十公分的步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