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 ★ OPEN-

關於部落格
呃XDD
  • 125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搭檔?還有應該很重要的人生問題。



那是一個有著大好陽光的上午,適合闔家出遊野餐的好天氣。

一切都很正常,法瑞斯坐在沙發上,雷森也坐在那。一如往常的轉著他的電視,直到他懶得再去重複同一個動作。

過去他總得一直不停歇的做些什麼直到自己經疲力盡睡死,確保沒有任何空白時間讓那些銀色物質侵蝕他的靈魂,現在他不用再太費心去應付那個,他已經找到跟它們和平共處的方法。

就只是一個習慣動作,跟有人永遠只翹同一隻腳,撐著同一邊臉,頭髮分同一邊。

法瑞斯也早就習慣雷森這種沒什麼意義的行為,有天甚至發現他不再為了閃爍的畫面頭暈,甚至可以捕捉到一閃而過的對白,然後再下一輪節目轉到這兒時拼湊出劇情。

他正拿著一馬克杯的咖啡,猜測那個歇斯底里叫嚷「你根本不愛我」的女人是他的丈夫出軌還是他的男朋友在他們的約會上放她鴿子。

結果都猜錯了,那個男的不願意娶她,原因是「一段令人心碎的婚姻」。

雷森好像對這個舉動感到厭煩了,他伸手拿過法瑞斯手上的杯子沾了一口,停頓一下然後把它一飲而盡。

法瑞斯也不怎麼介意,他早就習慣了。他的車子,他的房子,還有銀行帳戶都被搭檔這個萬能簽字比標上「所有人:亡者.雷森帕斯」的字樣,哪差這麼一杯咖啡。

「這個好點還是上回那種比較好?」他問,雖然他不認為雷森會給他什麼建設性的建議。

「這個。」雷森說,把空了的杯子還給法瑞斯。

「是嗎?那下回多買點好了。記得提醒我,還有如果你下午要出門就買牛奶回來,不然明早得喝奶精了。」

法瑞斯說。這種對話在世界和平的狀況下出現的頻率愈來愈高了,難怪總有人說他們簡直像夫妻。

他沒有嘗試去問過雷森他們之間到底怎麼回事,也沒有嘗試做些什麼打破這種微妙關係。

人界的男女如果互相傾心,他們會交往,然後確認那人可以陪自己攜手共渡一生之後結婚,可能生一個小孩,有個美滿的家庭總是比較不孤單。還可以共同負擔家計之類的。

法瑞斯對美滿的家庭沒什麼概念,也不怎麼嚮往。不過他覺得可能可以跟雷森聊聊他們之間的關係,雖然一直保持曖昧不明也挺好。

他很訝異自己居然會在一個二十出頭,身材妖嬌火辣的美人兒只穿內衣褲在他面前大跳艷舞的時候覺得無聊,甚至有寧願跟雷森去找隻滿腦袋長滿利牙,長著翅膀的蜥蜴玩追趕跑跳碰的念頭。

也許是骨子裡對血腥味的追求作祟,或者放假太久總是會莫名其妙的想要回到工作崗位?

糜爛的生活過久了總是有點無趣,他可能應該要有點人生目標。但是他的時間很多,卻沒什麼人生目的,雷森跟他很大的共通點之一。

就算他每天只看一行字,十年才換一個女朋友,一天只存一毛錢,一段時間過後他還是會發現他成了擁有億萬財富的賢者兼情聖。

在魔界的時候他沒有太多時間想這些,自從來到人界他簡直快變成哲學家。這裡柔軟安全的氛圍讓他放下充斥腦袋的警戒跟戰士思考,切換成家居模式。

就算出任務,其實根本沒什麼可以真正對雷森或者他造成威脅。他們太強大,反而想去做些無聊事。

像是他想去旅行,雷森看上去沒什麼興趣但應該還是會同意陪他。他們已經太習慣彼此就在隨時能見面的範圍。

「雷森。」法瑞斯說。

「恩?」

「聊聊天怎麼樣?」他去廚房拿了水過來放著,順便把空了的馬克杯放進水槽。

「聊什麼?」雷森問,轉過來跟身邊的人對看。

「你說我們之間到底怎麼回事?」法瑞斯問道,好個無聊的問題,花樣少女都不流行問這個了。她們喜歡直接來個肢體交流或者乾脆享受曖昧生活,不用為對方的感情負責,輕鬆愉快。

雷森微微睜大眼睛上下打量他,好像在看什麼不認識的物種。「為什麼想聊這個?」他問道。

「春天嘛。」法瑞斯模糊地拋了個不著邊的回答,扯開焦點「你難道不覺得我們的關係有點奇怪?」

「我看你是太閒了。」雷森說,他太了解法瑞斯這個人,一如法瑞斯對他,「我們是搭檔。」

「搭檔才不該上床。」法瑞斯反駁。

「不是有床伴這個詞兒嗎?」雷森不以為然地說。

「我們的關係有那麼淺薄嗎?」法瑞斯說,他們可是出生入死的關係呢,「而且我們還常常住在一起。」

「室友?」

「室友應該共同負擔生活支出,你比較像被包養的小白臉。」法瑞斯給他一個白眼,在雷森為了家族榮譽問題跟他吵架之前倒杯水給他分散注意力。

「我不知道你想要引導我說出什麼答案,法瑞斯?」雷森皺眉,小白臉這個字可不怎麼友善,「你想要我說什麼,情人?」

「我們是嗎?你從來沒有對我說過『我愛你』阿,也不太會吃我的醋,我出門找樂子你甚至問都不問。」

「你不是希望我留點個人空間給你?」雷森說,法瑞斯拋來一個「你的個人空間也未免留太大一塊了」的眼神,「你喜歡被人綁著?」

「精神上的。那會讓我覺得自己被重視,但絕對不是指任何字面上的行為。」

法瑞斯說,說不定雷森說的對,他只是太閒了想找點事情做。如果他去酒店之前雷森對他大吵大鬧抓狂一番都比平靜的目送連門限都沒給,甚至不會等門有趣點。

「我知道了。」雷森乖巧地說,法瑞斯似乎在他眼裡捕捉到什麼匪夷所思的情緒,但是分辨不太出來,「親愛的,我不知道你對我有這種期待?」

雷森說話的語氣太親暱,反而讓他不由自主的警戒起來,「其實也沒有

「那告白呢?」法瑞斯問道,扯開這個不安全的話題。

「你怎麼這麼少女?」雷森奇怪地反問,「『寶貝,我愛你。你是我黑夜裡的月亮,唯一的太陽。』」他說,用一副平板板的調子說出歌劇式的台詞。

「算了吧。」法瑞斯擺擺手,「我們是情人嗎?有情人是這樣當的?」

「你還真難伺候。」雷森無所謂地說,「你到底想要什麼答案?」他問道,聽起來有點不耐煩了,他的浪漫水平沒到喜歡糾結這些的程度。

「我也不知道。搭檔就搭檔吧。」

法瑞斯決定放棄,就這樣吧。上床,工作,包養,旅遊,搭檔真是個好用的詞阿。

「你還記得我上次跟你說的嗎,我想去希臘渡假。」法瑞斯說,「你可以跟羅伯特確認一下行程嗎?我不想太陽晒到一半被叫回來。」

「我會問問看有沒有那邊的工作。」雷森說。

「不對,我說了我想去渡假的。」

「都差不多。」

「差很多」法瑞斯說,他沒有再多解釋什麼,雷森永遠不會聽他的。「我們現在做點什麼?今天有工作嗎?」

「有,不過那東西會睡到下午,可真是個貪睡鬼。」雷森說。

「我倒覺得我們應該配合他的作息回去再睡一下。」法瑞斯打了個哈欠,今天不知道發了什麼瘋他居然早上六點起來,咬著餅乾配牛奶,對著外頭草坪的灑水器發呆,「你還要坐在這兒嗎?」

「不,我陪你吧。」

「來點睡前運動怎麼樣?」法瑞斯笑著問,打開主臥室的房門。

外頭天氣很好,他們家裡的幼童不久後醒來,拍打它的翅膀到雙親緊閉的房門拍了兩下卻沒得到回應。

今天很適合野餐的說……它想,沮喪的回到電視機前面看它的電影。

 

────後話

 

關於一直被荼毒然後終於出事了的夢境(?

 

事情是這樣的,我每天都在對我的朋友發表關於我有多愛多愛小夫妻,從早講到晚,終於到一種他連玩CS看見閃光彈都會想起夫妻檔的程度XDD

洗腦(?)真是可怕…XDDDDDDDD

有天他對我說:我跟你說,我夢到夫妻檔了…”

我當然就興沖沖詢問內容啦,如下XDD

雷森拿著一個麵包問法瑞斯說:這個可以放進微波爐嗎?

法瑞斯:當然不,除非你想再一次用我們的廚房試驗你的新魔法,驅魔人先生。

接著法瑞斯就把麵包拿去蒸了

然後爆炸了

雷森:我看想試的人是你吧,親愛的。

 

真是莫名其妙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笑倒)

為什麼要拿去蒸阿?!XDDDDD還有為什麼會爆炸阿阿阿XDDD?!!!

───以上,謝謝觀賞X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