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 ★ OPEN-
關於部落格
呃XDD
  • 125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賭場。



關於賭場。

 

你應該有作弊吧!」法瑞斯崩潰的朝雷森大叫,在他的印象中二十一點這種遊戲完全就是看運氣,再怎樣都不該永遠都是自己輸掉才對!

「你看到了嗎?」雷森悠閒的抽著菸,讓一旁穿著暴露的小姐替他攬過桌上的籌碼。

「沒有,可是你絕對有。」法瑞斯恨的牙癢癢地說,他憤怒的起身,決定不再繼續這場沒有意義的遊戲。

他已經連輸八場了!八場!連八次雷森都是不多不少二十一點,他不知道這樣的機率到底多小,但它就是他媽的發生了!

「那就是沒有了。」雷森看了他一眼,「你要去哪兒?」

「搬救兵。」他恨恨的說,拿出手機用力的快速按下那些號碼鍵,好像在進行什麼惡毒的詛咒一樣。

雷森無所謂的聳肩,讓一個躍躍欲試的人落座在他對面,開始新一場遊戲。

「喂?保羅。」

『法瑞斯?怎麼了?』電話那頭的人模糊地回答,聽起來法瑞斯打斷了他的睡眠。

「你知道我在哪裡吧?你看一下就會知道了,你現在馬上就給我到這裡來,十分鐘以內。」法瑞斯冷冷的說,這是屬於魔王的語氣,不可一世的命令。

電話那頭的人沉默了一下,似乎在衡量法瑞斯現在的情緒狀況是不是足夠衝動到會來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法瑞斯可沒那個好耐性,「不要讓我再重複一次。」他不耐煩地催促,夏克菲爾家的現任領袖可是知道自己真實身分的,「不要以為我動不了你,就算現在看不到,我只要稍稍

『好好好,我們有話好好說,能不能不要動用暴力?!』保羅連忙說道,『你怎麼跟雷森愈來愈像了』他小小聲的嘟囊。

法瑞斯不是沒有聽到,但是他懶得去做出回應。反正他們是搭檔嘛,被影響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他想。好像這全都是雷森的錯,他沒有堅定自我意志一點錯誤都沒有。

『賭場?』保羅驚訝的聲音透過聽筒傳了過來,『你知道那種地方禁止我們家的人出入,法瑞斯

「你可以去弄個假的ID混進來。不要考驗我的耐性,我給你十秒鐘決定,看你是要在十分鐘以內趕過來,還是直接搭上通往地獄的特快車。十,九,八」不等保羅說完,法瑞斯陰森地打斷他的話。

『法瑞斯,我會被』電話那頭的人急忙地說,嘗試繼續為自己辯解。

「七,六,五

『好!行了我現在馬上過去!』保羅大叫。他才剛結婚,連蜜月都還沒去,不想這麼早死。『你不要被雷森欺壓就欺壓我們行不行!』

「不然我還要去欺壓誰,去找雷森復仇嗎?」法瑞斯涼涼的說,他一點都不關心保羅的想法,比起那個他的賭注要重要的多。

事實上他跟雷森打賭的事情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了,這現在可是攸關到他的自尊!他激動地想著,轉過去狠狠瞪了那個又連贏好幾場的傢伙。

差不多又過了十分鐘,保羅依約來到會場。他特地戴了角膜變色片,雖然時下年輕人也會配戴紫色的變色片,但是保羅還是不想讓他的紫色眼睛太顯眼。

他四處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以便瞭解狀況,不過在他還來不及做出判斷之前就被法瑞斯強硬的壓在椅子上。

「晚安,保羅。」雷森說,微笑地對他打了個招呼。

可惜他對面的人完全感覺不到他的善意,保羅張大眼睛,開始努力掙扎著想要起身,「法瑞斯!不要想叫我跟他賭,我不會贏的!」他大叫。

「為什麼?你才不該輸。」法瑞斯由上而下看著那個扭著身子試圖掙脫他的手的青年冷冷地說。

「他根本不可能輸,你得先保證就算我輸了你也不會對我出手。」保羅認真地說道,放棄掙扎,就算是笨蛋也感覺得出來那雙湛藍眼瞳裡明顯的殺氣。「還有麗迪婭。」他想了一下,補上一句。

「當然。」法瑞斯柔聲說,像在安撫嬰兒。他拿定了保羅不可能輸,他可是可以直接看穿牌面的人阿。

又過了一陣子,隨著遊戲一次次的進行,法瑞斯愈來愈不安,他張大眼睛看著保羅一場場的輸掉,而且雷森看上去一點也不意外。

法瑞斯很清楚保羅不可能隨便玩玩,他的性命可是還掐在自己手裡。

最後,法瑞斯不能接受的搖搖頭,喃喃地說,「不可能雷森,你到底怎麼回事?」

「我們當初約定好的局數到了,親愛的。」雷森把手上的菸捻熄,起身走近震驚的法瑞斯,「保羅,有個這麼任性的搭檔我替他向你感到抱歉。」他轉過頭去對保羅這麼說道。

「不用介意。」保羅也跟著站起來,離開那張椅子。看著法瑞斯發白的臉色,他幸災樂禍地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認真地問道。「神器可以改變未來嗎?」

我怎麼會知道。」法瑞斯不明所以的回答,怪異地看著保羅。

「我從來沒有在賭博上贏過雷森。一次都沒有。」保羅無比嚴肅的說,「我剛才就打算跟你說這個了,可是你都不聽我說。」然後他再次拍拍法瑞斯的肩膀,說了聲再見就往外頭走去。

「願賭服輸,法瑞斯。」雷森溫柔地說道,從法瑞斯的口袋翻出一小瓶液體湊近僵在那的人耳邊,輕輕的搖晃,讓他聽清楚裡面確確實實有東西。

「我這不公平,你作弊。」他仍不放棄地和雷森對視,就算他的手已經開始顫抖,臉色發白。

「你去換人我都沒說話了。」雷森說,「好了,現在你要自己走過去還是我送你過去?」他保持著嘴角的弧度愉快地問道,像在邀請他的搭檔一起去參加週末派對。

………」法瑞斯沉默。

「如何?你決定好了嗎?我給你十秒鐘,不要考驗我的耐性,法瑞斯。」雷森輕聲地說,然後開始倒數,「十,九

「我自己走過去。」法瑞斯快速地回答,無力地抬腳邁開步伐。

 

車上,保羅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

「現世報。」他笑著說,然後把注意力放回身旁的蜘蛛情人身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