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呃XDD
  • 126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日常生活-雷森視角


並不是每天都有安排行程,也常有像這樣無所事事的時候。

「法瑞斯呢?」

「出去了。」它回答,坐在它的電視機前面,滿地散落的光碟片。

沒有問他到哪去了,慢慢的走回沙發。

他並不是一定要他每分每秒都在自己眼前,他不會像自己的母親一樣被消滅,儘管平常都一副委屈,弱小的柔軟形象但其實他夠強大,幾乎沒有人可以傷害到他。

今天要做什麼好?拿起手機,沒有留言,沒有簡訊。

今天是沒有任務的一天,他也沒那麼勤勞到要去追殺每一個在人間的魔族。

只是打發時間,不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活著要做什麼了。

不是悲觀的想法,也不會為了這件事感到難過,沒有那麼嚴重。

他不必像上班族一樣每天工作,但有足夠的薪水可以揮霍──就算沒有,他也有個永遠不擔心失業的搭檔。

不過,他並不特別熱衷於什麼,沒什麼想買東西的慾望,也沒有特別想要的東西或者特別感興趣的娛樂。

到轉角的咖啡廳去吃早餐好了?還是看一整天的電視?把上個禮拜買來的書看完,或者到唱片行逛逛

打開電視,沒有什麼有趣的節目,不是他習慣了獵殺的刺激對這些不為所動,只不過是純粹的不感興趣。

關掉電視,他打開大門。

植物還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上跳躍的畫面,連回頭看他一眼都沒有。

他一直都不太明白那些為什麼可以讓它著迷成那樣,它看的片子很雜,從三流的無聊羅曼史到還挺有趣的劇情片,但也沒有到可以讓他犧牲一整天去重複觀賞的程度,就算那天也沒有想到要做什麼。

到街上去好了。

他想,發動汽車,這是法瑞斯的車,他對代步工具並不是很有興趣,但是空閒的時候還是會去維修去保養去研究,他知道該怎麼做。

身邊的人老是要他培養點興趣,除了獵殺之外的興趣,免得變得愈來愈暴力血腥滿腦子殺戮。

這很合理,但是他不知道一般人的興趣都是些什麼。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於是他去嘗試了很多,到他自己都記不清到底試了多少。

有的還不那麼無聊,有的毫無意義。

最後終歸回到自己的老本行,剩下的就當副業消磨時間。

時間,他有很多,不急,也不介意浪費一些。

他的父親曾經對他做的那些,在他灌輸給自己的教育中這是可恥。

那是他的家庭,古老的,拘謹的家庭。

其實並不那麼恨了,曾經他很在意,因為那是他手中唯一擁有的。

除去家庭,他還有什麼呢?

不過那是曾經。

只要他希望,他可以得到很多,握著很多。

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可以平靜的想這些呢?他已經忘掉了,也許是從某天發現了什麼開始。

他現在有一段友情,或者愛情,他分不清楚,也不急著去釐清。

並不是那麼重要,不是嗎?

初次見面,他空洞迷茫,他毅然決然離開成長的地方。

瘋狂的工作,他只想做點什麼好確認自己還活著。

然後他遇見法瑞斯,他們莫名其妙的就湊成搭檔,這是他還沒嘗試過的,也許會很有趣,那時候他想。

之後陸陸續續發生了很多,印象深刻的,狠狠的改變了很多。

其實他本來就有不少朋友,不管是怎麼認識的,不管他們一開始是不是只是因為害怕自己。

那時候他們都太年輕,並不真的害怕失去什麼。

因為他們手裡什麼都沒有,不管是什麼其實都不在他們手上。

他心不在焉走在街上,就一個人。

如果問他是不是有點孤單,其實也還好,不特別開心但也不寂寞。

身邊的人們交談,擁抱,打招呼,有時候還能聽到爭吵的聲音。

有些事變了很多,也有一些一直都沒變。

他買了幾張CD,晃了一圈書店。然後往轉角的咖啡廳走去。

點杯茶,一份甜點當他的午餐兼下午茶。

他的搭檔老是說他這樣吃東西很不健康,於是他乾脆要他自己下廚去弄。

他給他的理由是說不想出門,他不想突然撞見自己的家人,或者被跟蹤。大街上人群裡看不見的角落總是有些見不得人的東西。

但其實,他心底有個小小的想法。

他只是想知道法瑞斯可以為他做到什麼程度。

嘗試接吻,或者更進一步,也只是為了這個。

自己是最重要的嗎?是可以為了自己犧牲一切的嗎?

只是一個小小的聲音和想法,平淡的隱密的卻一直都存在。

如果是的話,會很令自己開心。不是的話似乎也不是那麼難過。

沒到生死關頭,他自己都不清楚是不是為了他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沒發生的事誰都不清楚,不是嗎?

然後他有點驚訝的看見那人出現在自己的視線的對街,摟著一個身材美好的紅色大波浪卷美女。

上個禮拜明明是金髮的大學生呢。

他並不特別生氣,他知道法瑞斯只是在打發時間,用了個魔族會喜歡的方式。

法瑞斯大概連她們的名字都記不得,他們也不是沒碰過之前在路上遇到之前的舊情人,結果法瑞斯根本不認得的狀況。

不順眼嗎?

他的嘴角勾了個細微的弧度,沒人看得出來。

他的搭檔,看見他了。先是驚訝的,然後彎下身湊近那個女人說了些什麼,就算他會讀唇語,這個角度也看不見。

然後那個女人嘟嘴好像在抱怨,他在她臉頰上吻了一下。

看起來好像很在意她又風流,只輕吻臉頰可能還能給人點靦腆的可愛。

但是他很清楚,那是敷衍。

因為他朝自己走來的時候連回頭看她一眼都沒有。

要是有天法瑞斯真的愛上另外一個人,為他瘋狂為他忙,但他們還會是搭檔。

到時候自己放的開嗎?可以接受嗎?

他也不知道。淡淡的有點憂鬱,但是

「釘零噹啷」咖啡廳的玻璃門被打開,他的搭檔在他身邊坐下。

「怎麼又吃這些?」他的搭檔說,聽起來有點像抱怨。

他沒回話。法瑞斯也不太在意,伸手招來服務生點了杯咖啡坐在那裡。

「植物呢?」

「在看它新買的影集。」

「喔

然後又是一陣子的沉默,並不尷尬,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閒扯。

直到天色轉成橘黃色。

最後他的搭檔起身,「走吧?去買些食材。你怎麼可以過的下去每天吃這些的生活?」他看了看錶,「再不走要天黑了。」

「是你太挑嘴了。」

「這些根本是零食。」他反駁。

他的搭檔上車,關上門。

「你想吃點什麼?」他的搭檔說,在黃昏的陽光下他的金髮閃閃發亮,風吹的它們紛亂的飄動。

像在做夢一樣。

他是魔族,他很清楚。可是又怎麼樣呢?

重要的是他並不討厭,而且一點都不想滅了他。

「紅酒燉肉。」

呃,我不會做那個阿,可不可以換換?」

「你自己問我想吃點什麼的。」他愉快的說,他挺喜歡他的搭檔為他的事困擾煩惱。

法瑞斯沒再回話,開始思考印象中的菜色的製作過程。

「先繞去書店,我得買本食譜了。」最後他嘆口氣,說。

現在這種生活很好,他想,轉動方向盤往他們的目的地開去,小小的繞個遠路,他還想多吹吹風。

他不知道這樣的生活可以度過多久,但他並不想去思考太多。還沒發生的事情不用假設,沒有的事情不用懷疑。

現在這樣就好。

 

這樣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