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呃XDD
  • 126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TITLE -->12÷3=4

時間過的真是超級無敵快阿XDDD

阿,這個字體只能打小寫,沒辦法打XD...

上回打日記的時候還明明還剩下十二天的,怎麼咻的就過完了呢?我都還沒開始奮鬥就要結束了嗎?!(掩)

時間阿,停止吧!心情真複雜,我希望它停下又希望它快點過,難道這就是新娘子要出嫁前的心情嗎──

抱歉同性戀老兄我偷用了你的梗,誰叫你要突然變壞壞人家好討厭你(掩)
現在沒在追飛輪了,他演好長而且我看不出來結局在遙遠的哪一個良辰吉日?!
就跟
*一小片一樣令人絕望阿,我難道真的要跟我的孫子討論他的劇情嗎三代同樂也不是這麼一回事吧

前些天把床頭櫃最下層整理了一下,現在放的都是我的愛人們,睡覺的時候心情特別好J

這裡來聊下紈褲外傳的感想,是說我為它瘋狂的爆炸了一段好長的同人,希望我千萬要有毅力打完它...

上帝阿這真是太罪過了為什麼就薄薄一本外傳可以讓我燃燒成這樣---
搭檔魂阿搭檔萬歲!
其實我並不急著要他們變成情人的,而且我才不認為親親雷森那個宇宙超級
面癱人可以當那種癿言情小說的男主角阿,怎麼可能會出現那種不體貼不溫柔不坦率到一個極致的傢伙阿?!
他不體貼的程度大概就是一陣翻雲覆雨把人家搞到腰酸背痛隔天還會因為對方沒辦法維持正常作息而鄙視人家的那種!!
而且絕對是
他搞人家沒有人家搞他的份
為什麼?因為他是雷森阿!

是的我的人家指的就是法什麼瑞什麼斯的,我完全相信他非常擅長xx這種事可是那也只限於跟女人XX,被桶的經驗我才不認為他常常有,不,是絕對沒有,所以他怎麼可能知道怎麼跟同性XX阿?我可不認為笛蘭或者魔界的誰誰敢去勾搭魔王讓他的性向出現偏差,更不認為魔王跑到人界沒幾個日子就會自行突變,他又不是跑到日本!而雷森呢?我完全相信他絕對跟男人來過,年輕(?)的時候他可是叛逆輕狂的好小子阿,叛逆是什麼呢,就是要他不可以吃迷幻藥他就偏要去吃他個一公斤,要他開車遵守交通規則他偏偏無視速限六十猛踩油門,要他不可以跟同性亂來至少跟個女人吧他肯定就偏要去找一打個男人這對他絕對不會是什麼障礙的,因為他是雷森阿!(到底什麼理論)
現在的狀況我想可能有點法雷的趨勢,不過我覺得法瑞斯可能不會怎麼堅持床上的位置,但是雷森很在乎,又很不講理嗯哼。
還有就是我沒辦法想像雷森受阿,官方一百問裡面也提過他討厭人家主宰他的意志了,那要他受就是不可能的任務了,癿小說裡受的那方老是比較恍惚的一方,畢竟他們的工作就是躺著唉幾聲,偶爾配合一下嘛
其實法瑞斯會像攻也只是因為他比較不要臉(咦)
有話就說這點,這讓他好像比較主動,可是法瑞斯是個有常識的人這點會讓他們的關係一輩子不變質
...相反的,雷森完全沒有常識這種東西阿,在我看來是個會堅持奇怪的點的人,再說他現在處於有話都不說的狀況,但他總不會彆扭到永遠吧,有一天等他發現把一切都坦白講,清楚的表達自己的感情的時候彆扭的人可就會換一換了,法瑞斯你就一輩子都是人妻了──不過應該會挺幸福的啦哈哈。

舉例來說,就是這種場景:

 

「我不懂,你到底在不爽什麼?!我跟誰談戀愛哪裡又惹著你了,你的態度簡直像在捉姦──」法瑞斯大叫,他受夠了雷森這幾天都對他冷嘲熱諷的日子,他完全不明白他到底做錯了什麼?!

雷森沒說話,只是靜靜望著法瑞斯,老實說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不爽什麼,但就是很煩,他一點都不喜歡法瑞斯每天為了逗她們開心東奔西跑,還心甘情願的拿出信用卡讓她們使用,也一點都不喜歡他忙著跟那些女人吃早餐午餐晚餐外加早茶下午茶宵夜一天好幾餐。

「說話阿,雷森!你對我有什麼就直說,不要這樣什麼都不說,很討人厭你知不知道?!我早就說過我很重視你,要是哪裡礙著你了我可以改,我們是搭檔!」

他還是沉默,這讓法瑞斯很不耐煩,「亡者.雷森帕斯!你他媽的說個字就那麼難嗎?!還是根本沒有理由?你就是討厭我就說,也可以的阿...

「我不討厭你。」雷森說。

「那你現在是怎樣?!」他知道雷森不喜歡表露感情,可是他是他唯一的朋友,這麼糟糕的相處模式他已經不想再繼續了,他們需要好好的聊聊。

「法瑞斯,他是不是......吃醋?」這是電影裡最常見的劇情之一了。蜷在法瑞斯頭髮裡的幼兒小小聲的說,他不敢說的太大聲,深怕被對面的驅魔人聽到了會有生命危險──但事實是他已經聽到了。

...誰?雷森嗎?」法瑞斯呆了一下,「你的三流羅曼史看太多了,我們又不是情人,他不該管這個...

雷森有點驚訝,吃醋,這是他從來沒考慮過的選項。雷森看著法瑞斯,他正在跟那株植物爭論不休,這個詞兒對他而言實在他陌生,他沒有談過戀愛,也從來沒有對誰有過這種情緒,但似乎真的就是那麼一回事。


「好吧,我們當情人,」他說,「那現在該歸我管了嗎?」


法瑞斯和植物同時停下來,瞪大眼睛看著他(好吧,他根本看不到那株植物,但他想它是正在瞪大眼睛看他的),雷森有點得意,他很少看到法瑞斯臉紅的,那些像是「很重視」,「喜歡」這類的話語幾乎都是法瑞斯在說──現在他知道為什麼法瑞斯老愛說那些了。

「你,你瘋了嗎?雷森?你根本就不知道情人是什麼意思吧?」法瑞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又好像是真的,印象中好像曾有過似曾相識的一段對話,只是換了個關係。

「我當然知道,法瑞斯。」他湊近震驚的法瑞斯,輕聲的說道,後者沒有動作,只是呆呆任由他靠近,從口袋裡拿出他的手機,然後是一連串的按鍵聲。

「不,你不知道!」法瑞斯被那殘忍的答答聲喚醒似的慘叫,急忙的想要搶救自己的通訊錄,他當然知道雷森在做什麼!「雷森,這種關係應該是互相的,不是你說了算,我還沒答應呢──」

「你剛才說你很重視我的。」雷森不理他,法瑞斯的成果顯然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豐碩不少。

「我...那不是,...不對,我是很重視你沒錯...可是不是這種意思!」

「我是你唯一的朋友吧?」雷森對他微笑,他已經懶得刪那些多到令他眼花撩亂的人名了,問道。

法瑞斯瞪著他。沒辦法否認,他知道他永遠吵不贏這個人,他早就知道雷森只以自己的想法當作規則,還經常用暴力表達他的觀點,強迫別人接受。

他早就不是第一天認識他了,不是嗎?他想。
這種關係套用在他們身上很荒謬,但還沒有嚴重到要自己解開封印跟他打個你死我活毀滅世界的地步。

...這根本不一樣。」他無力的嘆口氣,看著雷森輕輕的把自己的手機泡到葡萄酒裡面。他的動作那麼溫柔,那麼優雅,像是他放進酒杯裡的不是金屬,而是一片花瓣,放在裝著花茶的杯子。

「反正都差不多。」他笑笑,其實他一點都不在意他們是什麼關係,朋友、搭檔、情人還是什麼的都可以,他只是想留在這個人身邊,就只是這樣而已。

 

大概這樣的感覺?

...我覺得我真的沒辦法想像他們過那種起床一個早安吻,出門KISS古得掰,回家洗澡吃飯先吃我的閃光拉普拉普日子...有點...那個,嗯哼。
我想最後他們最多只會變成行為很超過,感情很微妙的搭檔
XDD這種有點點到又有點沒有的關係超級討喜阿阿──

以上,是2009年五月十八號的日記---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